线上购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线上购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线上购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31 19:05:3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一个事实是:一直以来,美国从香港长年赚取贸易顺差,对香港的顺差是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。2019年,美国从香港赚取的贸易顺差超过二千亿港元。对急于解决美国贸易赤字的美国来说,香港的价值不言而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不受影响的底气何在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道登表示,最新的“第三阶段”指南是数字、文化、媒体和体育部与英格兰副首席医疗官,英国公共卫生部以及奥林匹克、残奥会和专业体育管理机构的医学代表密切协商后制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然“告诫”中国政府,反对就国家安全立法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是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都是“废纸一张”,但不妨碍美国部分政客继续拿香港说事儿。这一次就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,又有一些美国政客表现异常“积极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对美贸易额占比其实很少,根据香港特区政府工贸署数据,2019年,香港与美国的贸易额为5170亿港元,仅占香港外贸总额约6.2%;另一方面,每年在香港本土生产并出口到美国市场销售的货物合计价值仅有36.76亿港币,占香港总出口量不到0.1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确实,细看涉港国安立法一事中异常“积极”的美国政客,他们的身份都有相似性——与情报系统密切相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如果就美港之间单方面的贸易优惠协定而言,美国确实有权力做出这一决策。如果真的取消,对香港有多大影响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明显,本次涉港议案提到的国家安全立法戳到了某些政客的软肋,打乱了某些人的如意算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取消贸易优惠待遇影响几何?